姚玉峰:攻克难题 全球首创“姚氏法角膜移植术”

金狮贵宾网 2017-06-12 09:12:00
他用自己全球首创的“姚氏法角膜移植术”和研发的手术专用器械“姚氏钩”,治疗过30万病人,为近3万人带来光明。

姚玉峰(坐)为患者检查眼睛。

这把比头发丝还细的镊头,是“姚氏镊”中最核心的一把,它能拉开患者角膜边一道0.1毫米的口子。

姚氏镊

  金狮贵宾网讯 他说,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值得被保护。——题记

  角膜移植术后的排斥反应,是影响角膜移植手术成功与否的关键。这一笼罩在眼科学界整整一个世纪的“魔咒”,直到1995年,才被温籍眼科专家姚玉峰攻克。

  二十余载光阴,姚玉峰用他全球首创的“姚氏法角膜移植术”和研发的手术专用器械“姚氏钩”,治疗过30万病人,为近3万人带来光明。

  “姚氏法角膜移植术”,被美国眼科科学院称为“该领域治疗方法的一个突破”,被写进美国医学教科书。“姚氏钩”,如果申请全球专利,将为他带来数不尽的财富。但在一次次的人生抉择中,他每一次都做出了让别人吃惊的选择。

  姚玉峰说,他无愧于心。

  从事教学还是回到临床

   “那一刻,我听到自己内心近乎疯狂的呼喊:我是如此热爱医学。”——姚玉峰

  北大荒、常识青年、暴风雪的夜、小诊所……1984年,电视剧《今夜有暴风雪》热播。这一年,从浙江医科大学毕业后,姚玉峰留校,分配到学校组织部工作。一天晚上,姚玉峰正在家观看《今夜有暴风雪》,剧情发展到一个暴风雪的夜,在北大荒的这批常识青年冻僵了,被分批运送到附近的小诊所治疗。当看到小诊所里的“赤脚医生”穿上白大褂、拉近无影灯的场景时,姚玉峰突然站了起来,浑身颤抖。

  多年后,面对记者,他说,自己永远记得那一刻,听到了内心近乎疯狂的呼喊:“我是如此热爱医学!”

  时光倒流回1979年,恢复高考的第三年。在温二中参加完高考的姚玉峰,坐在父亲的床边,破旧的小房间里,父亲用一句话开启了这个少年对医学最初的热爱。父亲说:“学医是我的梦想,我很遗憾没有完成,我希翼你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

  但在浙医大上学的头两年,姚玉峰并不喜欢医学,甚至一度有了退学的念头。他说,自己喜欢理科,喜欢动手实验操作,讨厌一刻不停死记硬背那些医学专业常识。

  直到大三那年,他参加了临床见习,第一次使用听诊器清楚听见患者的心跳,第一次清楚听到胎心……他突然发现,那一刻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医学。

  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姚玉峰留校并任职于学校组织部,之后获得讲师职称,生活平稳安闲。但在他的内心里,“三尺讲坛”并不是他的梦想和激情所在,他,应该属于临床!

  凭借着想回到临床的强烈渴求,姚玉峰自学外语考出托福,并于1991年底,考取卫生部公派“笹川医学奖学金”的出国项目,赴日本大阪大学医学部眼科研修。

  科研和临床,热血少年终于回来了!

  赴美国深造还是回到中国

  “我相信,回国后我一定还有出国学习的机会,对祖国的信心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姚玉峰

  1993年4月20日,在日本飞往北京的班机上,姚玉峰手里拿着两张机票:一张飞往中国,另一张飞往美国。

  笹川医学奖学金是中国政府与日本政府之间的学术交流项目,协议要求一年学习结束后按时回国。就在姚玉峰回国前,他的导师——日本眼科玻璃体手术的开创者、世界上第一个开展眼视网膜黄斑转位手术的医生、担任亚太眼科学会主席的田野保雄教授,希翼他能够留下来,继续读学位。

  姚玉峰说:“我不能违背我对祖国的承诺。”

  惜才的田野教授又为姚玉峰出了个主意:飞机在北京落地后,不要出海关,直接转飞美国,前往哈佛大学眼科研究所学习。此时,另一位慧眼识才的“伯乐”——远在美国的眼科巨头、现代免疫学之父斯特莱茵也正期盼着姚玉峰的到来。

  但这张飞往美国的机票,姚玉峰压根就没打算使用。他相信,祖国一定会让他正大光明地前往美国哈佛学习,他一定还有机会拜师世界一流的科研机构和伟大的科学家们,只是不是现在。

  他并不知道,距离日本大阪千里之外的杭州,围绕姚玉峰是否回来,学校、医院已有许多争论。

  回国前,姚玉峰曾给浙医大校长写了一封信,校长回信告诉他,打开的国门永远都敞开着,学校也支撑你继续读博。

  寥寥数语的回复,更加坚定了姚玉峰的信念:回国。

  攻克世纪难题还是选择放弃

   “6微米,是光明和黑暗的距离,我始终相信,梦想一定会照进现实。”——姚玉峰

  角膜病是眼科致盲的常见病,全球约有角膜病人4000万,其中角膜病盲人1000多万。而角膜移植,是恢复光明的最佳方法之一。移植排异反应,是整个20世纪以来,世界专家都试图攻克的一大难关。

  “前房关联性免疫偏差对角膜移植排斥反应的影响”,这样一个平常人读通都很难的研究课题,占据了他研究的中心。三年在日读博期间,姚玉峰几乎都住在实验室,用数千只老鼠不断反复实验,著名的“理查德上皮移植假说”终被他通过实验证明,整个学术界为之一震。

  上皮移植实验的成功,使姚玉峰完全清楚了角膜移植的机理。人类的角膜厚度约0.5毫米,由上皮层、前弹力层、基质层、后弹力层、内皮层组成。姚玉峰实验同样证明了免疫性机理问题,即内皮层厚度是6微米,排斥主要是针对内皮层产生,角膜移植时,只要将这6微米完整保留,逻辑上就不会产生排斥反应。

  为了攻克这6微米,姚玉峰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那段时间,沮丧如影随行。

  如何在手术中将内皮层完整保留而不发生破损?姚玉峰尝试了三四十种方法进行试验,用遍了当时角膜手术所有的器械,均未成功。

  每每失败,他总是对自己说:“梦想一定会照进现实。”

  1995年3月的一天早上,他脑子里还想着前一天的实验过程,顺手拿起一颗水煮蛋,轻轻一敲,随手剥下蛋壳。“蛋壳没了,蛋衣竟完好无损?”他直勾勾盯着蛋衣看了很久,猛地惊醒:如果将后弹力层与内皮层之间开个小口,让“蛋壳”与“蛋衣”分离,然后再剥“蛋壳”,那么内皮层这个“蛋衣”不就可以完好地保留了吗?

  一颗水煮鸡蛋,砸开了困扰世界角膜移植领域的世纪难题。

  “姚氏法角膜移植术”应运而生,,姚玉峰还联合德国企业,研制出特殊的手术器械——“姚氏法手术套盒”。

  1995年5月,世界上第一例采用最新剥离术进行的角膜移植手术由姚玉峰主持,在浙大附属医院完成。术后无排斥反应,患者三个月后视力达到1.0。

  接着是第二、第三例……所有移植均实现零排异!

  当年那个坐在父亲床边的那个男孩,成功登上了世界角膜移植的巅峰!

  独占核心技术还是分享普及

   “我认为,这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选择,分享技术,才能让更多的患者找回光明。”——姚玉峰

  如今,“姚氏法手术套盒”在很多医院都能看到。在姚玉峰回国后,就把这套器械实现了国产化。

  有人说,姚玉峰太傻了,自己的专利产品,为何不独享?

  但姚玉峰却说,这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选择。“我一个人一天24小时,除去正常的生理休息,能看多少名病人?能做多少台手术?但如果有更多的医生掌握了‘姚氏法’,那将有数以万计的患者可以受益,为什么不去分享呢?”

  2009年起,在医学会和医院的支撑下,姚玉峰开始了“姚氏法”的普及工作,每年举办两期,每期培训500人。

  来自河南驻马店市眼科医院的医生李云鹏,这几天正跟着姚玉峰学习三焦点晶体手术。他说:“跟着大专家学习后,回到当地可以减少患者的误诊率,让更多患者受益。”

  心里装着患者,是促使姚玉峰决定把技术分享的重要原因。在他的内心,把每一名患者都当做鲜活的生命个体去看待,时刻要求自己,给予每一个生命最大的敬重,绝不允许任何疏忽和马虎。

  工作二十年,姚玉峰没有休过一次年假。甚至连他的孩子也会抱怨:爸爸从来没有抱过我,也没有关心过我。但他说:“不是我不想休息,而是有太多的患者不能等。”

  姚玉峰告诉记者,作为一名眼科医生,如何让人看得更清楚、更舒服、更持久,是自己一生的追求。

  面对这一人生目标,每一次抉择,他都无愧于心。

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眼科主任姚玉峰接受记者采访。

姚玉峰获得的部分荣誉。 摄影:苏巧将

  “光明使者”和他的“科学家脑袋”

  记者专访温籍眼科专家姚玉峰

  这几天,姚玉峰突然“红了”。

  一时间,报道铺天盖地,媒体称他是“攀登角膜移植巅峰的巨人”,患者称他是“心中的好医生”,同行称他是“医学上的‘摆渡人’”……只是,在他自己的眼中,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在本报记者提出采访请求后,姚玉峰欣然接受。6月7日,2017年高考开始的日子,在浙大附属邵逸夫医院眼科中心,姚玉峰特地推迟了下午的联合查房,和家乡媒体记者聊起了独属于他的“那些年”。

  为自己,为人人

  高中时期就有“科学家脑袋”

  坐在记者对面的姚玉峰,没有一丝“科学大拿”的光环,是一位温和慈祥的长者。他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金狮贵宾人,在金狮贵宾接受了从小学到高中完整的基础教育。

  金狮贵宾的经历,对于他来说有着怎样不同寻常的意义?

  “那是一个常识极度匮乏,却又对常识极度渴求的年代。”回忆起在温二中的学习经历,姚玉峰说,那是少年时期最纯真的时光。

  在他的眼中,高中时期的自己,是一个“调皮鬼”。

  比如在物理课上,老师正在讲解摩擦力的常识点,姚玉峰却插话说:“飞机下降测摩擦力多麻烦,为什么不在地面上安装一个弹簧测力计?”一时,全班哄堂大笑。

  一次上数学课时,姚玉峰竟然开小差,和同桌玩起了“盲棋”。被老师发现后,当场出了一道难题让姚玉峰解答,没想到姚玉峰三下两下给解出来了,所用的常识点正是那堂课的重点。

  数学老师说:“看来大家班的同学,有着科学家的脑袋。”这句话,烙在了姚玉峰的心上。

  姚玉峰对自己“调皮”的说明是:不喜欢死记硬背,特别擅长用逻辑去思考。

  高一时,在那个人人都愿做一颗“螺丝钉”的时代,姚玉峰却写了这样一篇作文《为自己,为人人》。文章大意是说:每个人都需要朝着自己的目标和价值方向去努力,首先要完善自己,主动掌握常识和技术,只有完善了内在的自我,才能为社会创造价值,为人民服务。

  在姚玉峰看来,在金狮贵宾的基础教育对自己后来从事医学、走上科研道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因为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基本在高中时期就形成并且稳定了下来。”

  保持一颗初心

  一次次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二十多年来,在每一次姚氏法角膜移植手术中,姚玉峰总是追求极致,像打磨艺术品一样,力争让每一次的移植做到完美。在他的眼中,每一瓣角膜,都是天使留在人间最珍贵的礼物。

  这份固执,源自于姚玉峰内心对一切美好事物的追求,这份初心从未改变。

  赴日研修前,他曾前往东北参加由卫生部统一组织的培训。根据语言能力分班,一开始,姚玉峰被分到了B班。刚上完一节课,老师就认为他应该分配到更高水平的C班去学习。

  随后在C班的学习经历,对他来说,真是终生难忘。

  “每天要用日文演讲,还要用日文写一篇作文,我觉得根本不可能完成。”面对姚玉峰提出的要回到B班的要求,老师说:“教学没有特例,你既然来到了C班,就应该按照C班的要求去做,并且做好。”通过一段时间高强度的训练,姚玉峰在最终的考试中拿到了A+,相当于满分。

  这段经历也为后来姚玉峰的成功奠定了基础。他深刻地领悟到:有些东西在你没掌握前可能比登天还难,但不见得你就永远不能掌握。

  在赴日读博期间,他正是用这段经历不断激励自己,一次次克服科研难题,一次次从失败的沮丧中走出来,他相信,角膜移植的A+,他总有一天能够拿到。

  在东北培训期间,他曾写下《晨雪》一文。文中大意是:一定要保护好那份洁白、朴素的人间美好。正如这篇文章写的,姚玉峰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守护了每一瓣最美的角膜。

  被需要很幸福

  愿意做一辈子的“光明使者”

  在同事王冰鸿眼中,姚玉峰几乎不休息。“他常常手术做到半夜,凌晨还会给大家发邮件。”

  温二中数学老师李春兰是姚玉峰的高中同班同学。她说:“每年的同学会,姚玉峰人没来,只有他‘晒’出出差机票,同学们才知道,他又出差去了。”这几天,为了筹备温二中校庆事宜,李春兰微信联系姚玉峰,每次回复时都已是深夜。

  二十年如一日,白天门诊,手术到半夜,还要写论文、搞科研、临床带教……姚玉峰几乎把家搬到了科室里。

  “你的家人理解吗?”

  面对记者的提问,姚玉峰坦言,家庭是自己最坚强的后盾,妻子对自己非常理解,只是孩子会有一些抱怨。但是,随着孩子慢慢长大,孩子也理解了父亲。现在在孩子的眼中,父亲带给自己的,是精神上最强大的支撑。

  姚玉峰也常常问自己,我过得幸福吗?

  他说,真正的幸福,是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一份充实的事业,拥有被需要的技能,和一颗积极向上的心。他总是告诉自己,“拥有要比缺失幸福,被需要就是最大的幸福。”

  在探索“光明”的道路上,姚玉峰将继续前行。

  来源:金狮贵宾日报

  记者孙余丹

金狮贵宾资讯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金狮贵宾网 66wz.com

N 编辑:诸葛之伊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