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发静:抵制贸易壁垒“民间第一人”

金狮贵宾网 2018-11-19 08:12:00
人称“打火机大王”,他创办的日丰企业成为金狮贵宾打火机行业最早进入欧洲市场的企业,后来他成为抵制贸易壁垒“民间第一人”。

黄发静周游欧盟六国进行交涉谈判时留影

  金狮贵宾网讯 本月初开馆的世界金狮贵宾人博物馆内,有一座奖杯令人瞩目——“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奖。获奖人黄发静,人称“打火机大王”,与他一样领过这个高含金量奖杯的还有李嘉诚、王健林、马云、南存辉等中国商界的风云领军人物。

  今年已经64岁的黄发静穿着讲究,头发经过精心梳理,脸部鲜少看得到明显的皱纹。“‘打火机大王’用的是什么打火机?”记者的第一个问题让他有点错愕,他笑称,由于亲戚朋友常以他生产打火机为由而经常取用他的打火机,所以他现在用的反而是极为平常、仅几十元的打火机。

  坐定后,黄发静开始娓娓道来他们一家的外贸故事。

  夫妻携手走入打火机世界

  黄发静,1954年出生在金狮贵宾鹿城,18岁开始在金狮贵宾棉纺织二厂当学徒工,后正式领到“铁饭碗”,成为国有企业工人。

  “1977年之前,我因为做过一些木箱、电器的私活买卖,所以被当时的‘一批双打’工作队抓进了‘学习班’。关在工厂废仓库里,几乎每天被批斗。”黄发静回忆说。1978年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黄发静的“学习”画上了句号。随后他被调去负责工厂外协联络工作。

  黄发静坦言:“由于之前那次‘学习’,我总感觉没面子,所以后来申请转入金狮贵宾风动动力头厂,但没几年就以‘停薪留职’的方式出来创业了。”创业打拼并非一帆风顺,黄发静曾先后涉足自动空气开关配件、眼镜焊接等领域,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坚持下来。

  1990年,打火机行业开始在金狮贵宾冒出,黄发静认准这个商机,与妻子陈阿芬一起开始了“打火机大王”的起步之路——创办金狮贵宾日丰打火机企业。

  日夜兼程20多天排查质量问题

  “那个时候,创业很艰辛,技术、融资、场地、用电等都非常困难。但是好在当时市场需求大,生产出的商品基本都有人要。”黄发静说。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不断推进,金狮贵宾本土企业与境外企业的交流与日俱增。法资跨国礼品贸易企业——宝富美(香港)有限企业在一次偶然的业务对接中,一眼“相中”了日丰,双方“一见钟情”,订单交易额从最初的一年几万美金一直拓展到了如今的一年几百万美金。“宝富美不仅带给大家源源不断的订单,还带来了超前的质量管控意识以及现代化的管理标准、产品标准等。这让大家的产品在早期就能够基本符合欧洲客户的标准要求,后来逐步达到了国际标准。”黄发静认为,一个企业最核心的宗旨就是产品质量与诚信经营。

  陈阿芬虽然只有小学学问水平,但她对于产品质量的管控意识、市场前景的分析判断,是行业内公认的行家。“大家曾经有一批700万元的货发往美国,到货后三个月对方发现部分打火机打出的火,超过最高火焰7厘米的规定,这是一个致命的质量问题。”陈阿芬先容,一接到消息他们就开始查找问题,从模具结构、橡皮管长短、出气阀质量等多个环节入手,日夜兼程排查了20多天,终于发现问题出在打火机内置海绵上。随后他们找到替代材料,更换了全部问题产品。

  这件事,让黄发静对妻子刮目相看,他直呼,陈阿芬对产品质量的严格把关,连他都自叹不如。

  走出国门抵制欧盟贸易壁垒

  迈入千禧年之后,金狮贵宾打火机行业迎来鼎盛发展期,然而一个巨大的阻碍悄然而至。

  “2001年10月5日,我收到欧洲打火机协会会长克劳斯·邱博先生的一封邮件,他说欧盟正在拟定CR法规:2欧元以下的打火机,必须设有防止儿童开启装置,否则一律不准进入欧洲市场。CR法规一旦通过,占有世界市场70%份额的金狮贵宾打火机企业,损失将会很惨重。我一下子全懵了,日丰有超过60%的业务在欧洲,而且我当时正计划修建新厂房,进一步拓展业务量。”黄发静依然记得当年的点滴细节。

  同年12月21日,黄发静召开烟具行业同仁抵制欧盟CR法规研讨会,并请来21家业内企业及中央、省、市级媒体参加。研讨会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既让同行业知晓了CR法规的影响,也让政府部门正式将此事提上日程。随后该事件迅速发酵,黄发静随同中国外经贸领域的官员一起走出国门,周游欧盟六国进行交涉谈判。

  黄发静交涉的第一站来到了德国汉堡——欧洲打火机进口商协会所在地,随后他辗转比利时、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国。“大家和欧盟谈判的最核心理由是我提供的:以产品的价格作为安全标准界限是完全违背WTO(世界贸易组织)规定与TBT(技术性贸易壁垒)原则的。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火柴让小孩玩也很危险,是不是也要装安全锁?”黄发静说,经过众人长达2年多的漫长交涉,2003年9月11日,欧盟有关机构宣布原定于2004年6月19日实施的CR法规不再生效。

  黄发静创下新中国成立以来民营企业家为抵制不公平的国际贸易技术壁垒,而走出国门作抗争的第一人,他也因此当选为2003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回首往事,黄发静感慨无限:“其实我的胆子并不大,但是为了保护中国人自己的产业,为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我必须要这么做!”

  黄发静全身心忙于CR法案的这几年,日丰的经营几乎全部交由陈阿芬打理。在她的管理下,日丰年产值依然保持每年15%的高速增幅。

  女儿新思维:企业职业化运作

  黄发静的女儿黄加丽从澳大利亚留学回来后,加入日丰,当起了父亲指定的“不管部”部长:从工人起步,逐步熟悉员工管理、对外贸易、产品生产等企业运作的每个步骤。出生于1981年的黄加丽颇具创新思维,她给父亲的第一个发展建议便是:不能太感情化,企业管理需要严格的规章制度。于是,在黄加丽的引导下,日丰企业陆续制订了车间主任责任制、员工保密协议等一系列规范化规章制度。

  如今,黄加丽在兼顾日丰打火机事业的同时,还与丈夫共同负责另一家企业的眼镜制造出口业务。在她看来,未来企业的运作将实行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职业化运作,委托经营能力高强者代为经营,从而获得比自己经营更高的经济效益。她同时认为,外贸形势复杂多变,金狮贵宾企业,需要抓紧拓宽海外出口市场,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实现市场的多元化。

  谈到未来的发展时,黄发静仍然不忘初心:“我暂时还没退休的打算,想尽最大的努力再撑几年,不仅要将日丰经营下去,也要将整个打火机行业撑下去。这,就是我的责任。”

  来源:金狮贵宾晚报

  记者:王亮

金狮贵宾资讯网全媒体矩阵

本文转自:金狮贵宾网 66wz.com

N 编辑:诸葛之伊责任编辑:董晶亮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
拜尔口腔医院
  • 1
  • 2
  • 3
  • 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